?

2019 年,首富们很难堪

作者:媒体转发 时间:2019-09-05 21:04

字号

富豪,是一个国家和社会骨子里的烙印与气质,特别是对首富来说,这种烙印显得更为沉重、深刻。

这不单单意味着他们拥有常人一辈子难以想象的财富,更是因为他们代表了一个经济社会和磅礴时代的精气神。

中国的家电零售时代诞生了黄光裕,房地产时代催生了许家印、王健林,互联网时代使得二马横空出世 …… 这些首富,在顺着时代大河直下的同时,也卷起万丈波澜,豪气冲天。

2019 年,首富们很难堪

(近十年中国首富及所属行业,数据来源:胡润百富榜)

然而,经济换挡的大时代下,首富纷纷 " 翻车 ",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1. 2019," 造负 " 之年

过去三四十年里,中国国力蒸蒸日上。高楼大厦多了,桥梁铁路长了,还有钱包也鼓了。

从数据层面来看,这种巨变更为明显。1989 年,中国只有 1 家企业登上世界 500 强。到今年,已达 129 家,首超美国,四分天下有其一。

GDP,更不用说了,1980 年,中国连前 10 的都没迈进,2018 年就以 13.6 万亿美元的总量,稳居世界第 2。

大国崛起,莫非如此。

而首富,就是国运下的宠儿,所谓大水之中的大鱼。

1999 年,中国首富荣毅仁的身价为 80 亿元。2018 年,首富马云的身价,定格在 2700 亿元(380 多亿美元)。

说其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如果把马云看作一个经济体的话,他能排到全球 94、95 之间,要知道全球上榜的经济体有 186 个。

一花独放不是春,春天,自然是百花齐放。据《2019 胡润全球富豪榜》,全球 2470 名十亿美金富豪 ,中国共有 658 名。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各省、各市的首富。

然而,造富的速度固然很快,首富们倒下的速度,一样风驰电掣。

特别是今年,是一个实打实令首富们忐忑不安的年份。

2010 年,72 岁的尹明善带领力帆股份登陆 A 股,身价超 110 亿,一跃成为重庆首富,春风满面。

如今,却已物是人非,尹明善和他的力帆集团,陷入债务泥潭。举头四望,皆是债主。

2018 年,力帆总负债高达 203.53 亿元。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最高亏损额达 26.13 亿,期间,数次变卖资产。

曾经的浙江女首富周晓光,也正面临巨大的债务压力。

2017 年,她以 330 亿元的身价在胡润百富榜排名第 65。当年,在她儿子的婚礼上,不仅请来了杨澜作为主持人,还邀请了马云、王健林等一众名人。风头一时无两。

然而,2019 年 4 月,其控股的新光集团逾期未偿还债务达 200 多亿元,还有数百亿的短期负债即将到期,不得不申请破产重整。

另一位曾经的浙江女首富,东方园林创始人何巧女的遭遇,和周晓光倒有点同病相怜。

2009 年,东方园林上市,受到强烈追捧,股价一路走高,甚至被誉为 " 园林茅台 ",何巧女身价也水涨船高。

然而,这两年,东方园林融资紧张,裁员、欠薪等一系列问题接连爆发,被各地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何巧女本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前面几人,好歹都撑了几年,银亿集团控制人熊续强,从成为宁波首富到申请企业破产重整,只有短短的 247 天。位子还没坐暖,就已黯然离场。

除了上面几位,曾经的云南首富赵兴龙、河南首富朱文臣、宁夏首富贾天将等,也先后在今年折戟沉沙。

说 2019 年为 " 造负之年 ",倒也不过分。

2. 何至于此

阿基米德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可见,杠杆的力量之大。

在商业社会里,杠杆同样有无穷的力量。前一阵子,股票市场曝光了一则丑闻:一个叫阳雪初的牛散,参与内幕交易,通过 100 万本金,加上 93 倍杠杆,4 个月赚了 1.97 亿。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并非虚言。

首富和 " 首负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其背后皆是杠杆的影子。

周晓光、何巧女等首富的轨迹,自然也在杠杆之中。

有人曾以周晓光的创业故事为原型,拍了一部电视剧,名字叫《鸡毛飞上天》。那时,周晓光还风风光光。

但要知道,鸡毛很轻,只要有点风,它就能飞上天。而如今,风停了,鸡毛也就落下了。

周晓光旗下的新光集团,在债务爆雷前一个月,还准备收购中国传动部分股权,交易额高达 83 亿元,而当时 ST 新光账面资金只有区区不到 3 亿元,负债更是数百亿。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周晓光为什么这么做?从其母黄仙兰的话中,可以窥见一二:这么大的企业碰到困难,政府也不会不管的嘛。

差不同样玩法的还有何巧女。

2014 年,正是 PPP 模式红火之年,已经富甲一方的何巧女,在国内疯狂拿 PPP 项目,不管吃不吃得下,先拿了再说。

至于公司现金流问题,何巧女自信地认为 " 只要贷到款,就没有风险 ",拆未来的东墙补现在的西墙。

只是,当未来的东墙补不了现在的西墙,就是大楼倾塌之时。

而宁波银亿,同样死在了这个想法上。2016 年熊续强花费 120 多亿收购美国 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这些首富的潜意识里,借钱并不是难事,只有疯狂借钱,才能让钱生钱,才能不断增加财富。

没钱?就向未来的自己借,向各大小投资机构、投资者甚至是向政府借,大家的钱不拿出来,只会发霉罢了。

这种想法在以前或许行得通,而如今,只能自讨苦吃了。过去 30 余年,确实是提速时代,M2 的发行增速、GDP 的增长率,动不动就是两位数。

现在呢?已经步入新常态,换挡减速。

宏观政策走势早就发生了改变,比如地方政府缩小债务规模、结构性去杠杆等。

还疯狂加杠杆、玩命收购,与大势相悖,岂会有好结果?

3. 首富们该怎么救赎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自古以来便如此。但是,难,并不意味着不行。

中国经济起飞也就是近三四十年的事,我们看下商业经济历史更为悠久的美国。

责任编辑:CQITer新闻报料:400-888-8888 ?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