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鸿祎不甘心

作者:媒体转发 时间:2019-08-28 01:43

字号

周鸿祎不甘心

尽管面临着 " 兄弟反目 " 的风险,周鸿祎依旧希望通过进军 B 端重塑 360。

8 月 19 日,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2019)在北京东北郊区的雁栖湖举办,作为大会的主席,360 董事长周鸿祎在媒体面前少有地露出了疲态。

他解释称,疲惫的原因是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凌晨)三点才睡,七点就起来了 "。这场让周鸿祎 " 劳神 " 的安全大会邀请了不少重量级嘉宾,包括图灵奖得主 Whitfield Diffie、中国工程院的几位院士以及来自以色列的多位政要。

" 这大概是我第二次认真准备 PPT,上一次还是上市做路演的时候。" 周鸿祎和整个 360 团队对此次大会都表现出极高的重视。大会以 " 网络战 " 的主题横贯始终,台上嘉宾们谈论 " 国防安全 "、" 网络武器 ",而台下是 360 进军企业安全市场的野心。

" 很多人以为我们放弃企业安全,不是的,我们重返企业安全。" 周鸿祎宣布 360 的回归,以网络战为背景,360 将进军党政军企安全市场。

会场外也火药味十足。前脚 ISC2019 在 8 月 20 日结束,后脚 8 月 21 日由奇安信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就迅速登场了。

作为周鸿祎曾经的下属,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并没有给老上司面子。周鸿祎提出 " 安全大脑 ",齐向东称 " 空泛的安全大脑不能解决安全问题 ";360 安全打算从 C 端到 B 端进入政企市场,齐向东则称 " 拿着服务于 C 端的软件去为政府服务,会被扫地出门。"

而对于奇安信从 360 的彻底剥离,周鸿祎的说法也和之前不同。此前周鸿祎表示,之所以卖掉奇安信的股份是为了解决奇安信的独立性问题,帮助其上市," 大家在业务上有一些重合,奇安信若上市,除非我不是他的股东,如果我是他的股东,大家就不能同业竞争,又会导致老齐这家公司又上不了市。"

而现在周鸿祎的说法也出现了 180 度大转弯,他表示卖掉奇安信是因为后者没有达到他的要求," 我们原来投了家公司叫 360 企业安全集团,这家公司后来方向变得与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没什么两样,至少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做得最酷的公司,所以后来把这家公司卖掉了。"

唇枪舌剑之间,曾经的 " 兄弟 " 如今战场相见。

1

"兄弟"缺位

一周前有媒体发现,北京奇虎 360 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人事变化,原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石晓虹退出。实际上早在 4 月份,石晓虹就已经辞职,360 公司发布公告称,2019 年 4 月 26 日收到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石晓虹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对于周鸿祎而言,石晓红的离开非同寻常,他可能是周鸿祎最信任的人。

石晓红是周鸿祎的在西安交大的同学、舍友。从周鸿祎大学创业起,石晓红就跟随他,并参与了他此后所有的创业项目,从大学做反病毒卡到 3721 再到 360,成为了陪伴周鸿祎时间最久的事业伙伴。按照周鸿祎在自传中的回忆,两个人一起还进过局子。

同样长期陪伴周鸿祎的还有前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谭晓生,以及齐向东和 360 安全卫士的开发者傅盛。但是这些人都离开了。有些人离开得轰轰烈烈,比如傅盛,有些表面平静但暗流汹涌比如齐向东,有些则平平淡淡,如谭晓生、石晓红。

" 高管的离职,只要是新陈代谢,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周鸿祎认为,高管的离开无非是因为有些人赚到了钱,实现了财富自由,想回归家庭或者有了新的目标,都无可厚非。" 任何公司,某一天也会有人离开,这都很正常 "。

但在这些离开 360 的高管中,齐向东是非常特殊的一个。长期以来周鸿祎和齐向东一直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关系,外界早已经习惯了周主外、齐主内的权力格局。360 内部有人评价,周喜怒形于色,而齐则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周鸿祎认为,创业者有两类,一类人是从 0 到 1,一类人是从 1 到 N,而他自己是比较典型的从 0 到 1 的人,老齐是从 1 到 N 的人。

对于齐向东的离开,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舆论将其称之为 " 分家 "。但对此周鸿祎并不认同,他认为 " 分家 " 听起来有点江湖义气,在商言商都是一种契约合作,"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

过去很多年,360 公司的权力格局是周鸿祎占据 1 号位,齐向东占据 2 号位,而媒体更加关注周鸿祎。但谁都想当老板,谁都想说了算," 齐向东跟我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带个上市公司。" 周鸿祎对外表态。

齐向东走后,360 的权力格局出现了一块空白——二号位该由谁来担当?

责任编辑:CQITer新闻报料:400-888-8888 ?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鸿祎不甘心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