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30岁男人转型码农的平凡之路

作者:网友投稿 时间:2019-08-18 16:33

字号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转行的故事,一个30岁才开始学习编程的小白,资质平平,真正的零基础。

他的故事和那些大众喜欢的、夸张的、甚至虚假的华丽转身不同,一点也不精彩、一点也不鸡汤,平淡如水,但是能反映出大多数人的真实情况。

一个30岁男人转型码农的平凡之路

故事开始。

地点:上海

时间:2017-2019

1.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码农这个词,是我决定要学习编程的时候,我才知道是指程序员这么一个存在的。因为我本科的专业是液压应用,在毕业后的至少四年时间里,我一直都在从事于对口的工作,我对编程一类的人或事的了解程度,大概不会超过美国人对汉语的了解程度。

当初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去学编程的,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但至少可以确定一点,绝对不是因为兴趣、热情。可能因为听说工资普遍很高,普普通通月薪可以过万,至少网上都是这么流传的(万恶的网络)。相比于我们液压这行来说,月薪能过万,那是绝对的诱惑力啊。

液压这个词,应该对大多数人都是陌生的吧。既古老又小众的行业,当然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工资普遍很低。每天在各种油污里抹来滚去,“混迹”在一群年纪比我父亲还大的操作工人里面。他们是一个既可怜又可恨的群体,对待从办公室下来的技术人员却是一副藐视的样子,不服从安排、做事偷工减料,这些就是他们的日常。

采用液压技术的设备最怕的就是密封不行,出现漏油了就是神仙都难救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是哪里在漏,就好比是一片森林起火了,你根本看不出起火源头在哪里一样。所以我们的图纸上会着重标记出密封圈的大小和准确的安装位置,图纸会下发到工人手里,至于他们看过没有,或者就算看过、但是看懂没有,这些事情只有天知道了。因为他们心里明白,产品出现问题,背锅的多半是我们技术人员。

如果你顶真去追查到底的话,哼哼!他们就很不客气地炒了老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分分钟换个工厂继续干,不拖欠“饷银”就行,好不潇洒的快意人生。想想真是可恨,我就不能像他们那样“潇潇洒洒”的呢?领导说,你不同,你还年轻(我是指那个时候,现在也老了),你还要学很多知识和经验,你还有光明的前途,车间那帮子人就这样了。

突然想起一句话(忘记在哪里看到的了,多半是那些泛滥的鸡汤文里吧):人生就像一只趴在玻璃窗上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但又找不到出路。

彼时的我,大约如此。

2.第一次转行,是去做了销售

想想当初刚毕业时,真是可笑又天真,我抱定学以致用的决心,至少有四年的时间一直是在从事液压行业的工作。后来觉得这个古老的行业只会让人生越来越灰蒙蒙的,于是决定转行去做销售。因为我以为销售就是喜欢与人聊天就可以了的,加上我肚子里还有点所谓的技术积累,怎么着都可以满足客户需求的啊。

当然,看完上一句,你大概都能感觉到我这里要用转折了。

没错,我的销售业绩做的一塌糊涂。我转行做销售,是进了一家贸易公司,是一个瑞士品牌传感器的代理商。公司结构很简单,一共十来个人:老板,销售人员,销售助理,仓库管理,还有一个前台小姐姐。

公司内部群里有一个共同维护着的客户资源库,那里面大大小小的公司有八百多个吧,但真正有稳定可观销售额的客户是个位数,而且大都是在老板自己手里捏着。留给销售人员的,就是一些“路人甲路人乙”之类的客户了。

有的销售人员入行早,他们根本就不屑看公司的这个资源库,因为他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客户在手上,用一句时髦的话,那叫“自带流量,那个点击率和成交量可是噌噌的、刚刚的”。所以,也就像我这种半路出家的,要啥没啥的,对公司的那个资源库就像抱着圣经一样,天天挨个打电话联系,过去拜访客户。

我们拜访的人员基本上就是对方公司的技术开发人员和采购人员。因为开发人员要决定买什么,采购人员要决定找谁买,当然我这里只是粗略地描述一下概况,有的公司可能是采购部权力很大,基本上可以一手包办。

在那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没有什么直观的业绩,要说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软件开发人员,也就是程序员,也就是码农

我对这个群体的认识是这样的:他们的年龄普遍偏年轻,但面貌却使得他们看起来又没那么年轻,尤其是其中有些人的头发数量不是太乐观,个性简单纯粹,跟他们聊天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为人有礼貌有素质。可能这些经历给我带来了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来我又转行去做程序员,应该也与此有关。

责任编辑:CQITer新闻报料:400-888-8888 ? 本站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销售,培训班,码农
继续阅读
热新闻
推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